资讯  >  文化  >   阅读正文

追忆东濠涌(三)之味•道

  作者:     编辑:

      【啊车网 文化】一头花白的发,一双稳健宽厚的手,你无法将如此和蔼的长者和飙车扯上半点关系。当然,对他而言,一样散发着无可抗拒的诱惑。

      师傅与学徒

      说起美食梁大厨很专注,明亮的眼睛神光逼人。在沿江路小兄弟邱志华的酒吧里,梁穗荣很认真的品评新西兰和法国生蚝的不同,“法国的这批更加鲜甜一点,你试试,不要蘸任何酱料……难得的好蚝啊,蘸酱料真是浪费了美味,就算柠檬也不可以,它不腥,很鲜甜……”一边还指点邱志华海鲜采购的要点。如果不是和这些人坐到了一起,你完全想不到他会有如此激情四射的这么一段,但当他们坐在一起之后,又显得如此的和谐。

      “当初飙车,只是因为爱好。”梁穗荣说,“其实最开始是因为认识了黄俊然,知道他晚上飙车之后,就跟着出去了两次。速度的快感无需多说,我马上就喜欢上了这个活动。所以,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我要叫黄俊然师傅。师傅领进门嘛。”

      从80年代初厨艺出道,梁穗荣开始飙车的时候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掌勺了。工作的时候是师傅,脱下围裙叫别人师傅,人生就是如此有戏的转换。但对于对飙车上瘾的梁穗荣来说,完全不是问题,“他本来就比我快嘛,快很多。”“当时圈子有三种人:一种就是黄俊然、黄世钊他们,速度很快;第二种人勉强能跟上他们的节奏,所以叫做“看着尾灯转弯的人”;第三种完全跟不上节奏,跑到弯前前面的车都完全没有影子了,所以叫做“闻着汽油味转弯的人”。很不幸,我属于第三种。所以我这个徒弟当得心安理得。”

      惊吓与快感

      说起梁穗荣飙车,最开始还有一段挺有意思的故事。当时黄俊然和梁穗荣两人两车,相互追逐越开越快,到文明路口的时候,十字路口的左右各来了一辆大巴车,三方速度都不慢。眼见两侧的巴士错身“剪断”了行车线路,梁穗荣一个急停横在了路口上,惊出了一身冷汗——如果只是到此为止的话,那么这个就算不得什么故事了,精彩的在后面:梁大厨侧身正要招呼旁边的黄俊然,只见黄俊然“嗖”的一声就消失在了两台大巴车剪断的夜色中,于是惊出了梁穗荣第二身冷汗。等两台巴士开过之后再看,前面的路上已经没有了黄俊然的影子,只留下远远传来的引擎声和浓烈的汽油味——这是“闻着汽油味转弯”的典故由来,也是梁大厨飙车的开始。从那个时候起,梁穗荣开始苦练赛车技术,认真地向黄俊然等车手学习如何驾驶。

      “当时一般每周出去四五次,都在晚上11点以后集合,然后从东濠涌上白云山,再从白云山下来,然后大家吃宵夜聚会交流,讨论得失……一般我们有20人左右,最多的时候有60来人。”梁穗荣为了练车,也曾经摔得鼻青脸肿,“开摩托不可能不摔跤的,我也摔过不少,包括在东濠涌。不过我还好,基本没有大伤。”喜欢上飙车的梁穗荣沉溺于飙车的快感中。

      味道

      “因为工作的关系,也因为年龄的关系,我比他们少玩好几年。但是作为厨师,我曾经这样飚过、曾经和黄世钊这样的车手在同一个团体,我很荣幸,也很享受。”梁大厨很喜欢那种贴地的速度感。转弯的时候那种接地的激情,在他的眼中有着不同的演绎:“这种感觉很激情,但反过来你想,这种激情的时候更加需要细心和冷静。胆要大、心要细、手要稳。这是不是和做菜有异曲同工之妙?”

      理论型车手啊,高桥凉介附身?

      于速度间,于美食中,梁穗荣在品位着自己的味道。这种感觉并不曾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。“如果以后有机会,我还会下场去玩玩。只是年纪大了之后,眼、手反应退步了,不过好在心态进步了——以前玩的是冲动,现在玩的是享受那种感觉。这就是我要的味道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itecar.com/articles/23881.html

发表评论

展开评论(已有1个评论)
  • yeye12 2014/08/2514:25

    速度与激情?

    (7) 回复

视频

图库

MINI Clubman Vision GT图赏

专题

新能源电动汽车真的更干净?不要被障眼魔术给欺骗了

无需注册,直接登录

微博 QQ

打开微信"扫一扫",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

css.ph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