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  >  文化  >   阅读正文

追忆东濠涌(完)之东濠涌,很放松

  作者:     编辑:

      【啊车网 文化】一样一样数下来,你会发现黄世钊身上就没有不曾伤过的地方。练车受了伤,伤好了再练,然后伤上加伤……黄世钊用常人望尘莫及的毅力,以一道道看不见的伤痕磨练出了旁人难以企及的车感和技术。

      15年前的一天

      将画面拉回到15年前的一天,深圳香蜜湖赛道。年轻的黄世钊在10圈的比赛中前9圈都领先主要的香港对手,在最后一圈却被超越。单纯从速度和技术动作来看,黄世钊都不弱于对手,那么是什么让他输掉了比赛呢?现在汽车杂志副主编、当时刚入行、第一次看比赛的严绍健厚着脸皮跑到黑脸的黄世钊身边问原因,后者黑着脸憋了好久,用广东话回了一句“别人有好轮胎!”然后转身走了。

      对照时间,不难知道这个时间正是黄世钊他们刚开始组队转入专业赛车不久、也就是黄俊然穿丝袜作汗衣的艰难岁月。速度领先、最后关头输在装备之上,年轻气盛的黄世钊如何能受得了?

      给黄世钊说起这个故事,他现在已经不太记得是哪一场比赛了。身为中国MOTO GP第一人、肩负了中国摩托运动太多重任的他在那之后何止身经百战,现在说起这样的结果,态度坦然了很多:“心态很重要。一场比赛的输赢,是车、车手状态等很多因素综合决定的,轮胎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作为职业车手,你必须要知道在装备不够别人好的情况下如何去赢得比赛。”

      和那一年的飞扬神采比起来,如今的黄世钊沉稳内敛了很多,更有大师风范。把握住全局,不以一时一场的得失来做结论。“比赛不是只有一场,不是只有一年,学会从根源上、在更长的运动生涯中取得进步,这一点很重要。”

      大师是怎么养成的

      作为国内名气、人气和实力都排名第一的摩托车手,中国MOTO GP第一人,黄世钊的成长历史可以用坎坷来形容。和真正职业的车手比出生不好、没有经过专业的基础技术系统训练,让他在近20年的运动生涯中遍尝起点低的苦头;自身经济实力不足以去奢侈的养活一支豪华车队,黄世钊必须为车队的生计、必须为参赛费用奔忙。

      上面说的输轮胎,只是他成长过程中微不足道的一朵小浪花。迄今为止,真正让他刻骨铭心的,是98年比利时那一场世界赛。当时在黄俊然的带领下,黄世钊、何子贤外加邀请的一名法国选手以中国队的名义参赛,但赛前队长黄俊然意外摔伤,腿骨折断,只能在担架上看比赛,黄世钊在计时练习赛时被裁判误判,取消比赛资格,法国选手一看情形,二话不说掉头逃赛。只剩下队友何子贤一个人,用近乎疯狂的意志挑战24小时。

      黄昏,何子贤在跑。黎明,观众发现还是何子贤在跑。整个赛场都在传颂着中国队的传说,而作为在场下干着急的两位之一,黄世钊在见证队友奇迹的同时,内心承受着什么样的煎熬?愧疚、自责、遗憾、失落……这些蜂拥而上的负面情绪中,黄世钊最后还是挺了过来。比赛结束之后,他和黄俊然紧握何子贤的手,定下了“明年,法国”的誓言。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黄世钊的内心真正的强大和成熟了起来。

      上天是公平的,多年的努力之后,黄世钊功成名就,已然成为国内摩托车界的唯一宗师。老队长黄俊然光荣退役,老队友何子贤把更多的经历投向了四轮赛车,黄世钊在国内独孤求败,四顾茫然。

      不要走我的老路

      因为基础和年龄的关系,黄世钊早已经失去了成长为罗西那样MOTO GP天才的机会;同时因为国内摩托车运动发展滞后的因素,黄世钊又“后不见来者”,国内摩托运动的断代让他痛心疾首。在奔忙数年MOTO GP之后,黄世钊现在将更多的精力用在国内青年车手的培养,以及摩托赛车体制的建立的倡议之上。

      “我们那时候没有正规的赛道、没有专业的基础练习,比赛之后就发现,吃亏很多。很多基础技术都需要我们在比赛中去学习、去练习。这是中外摩托车手的最大差距。”黄世钊说,“正因为如此,我希望现在的年轻的摩托车手不要走我们的老路。”在车队亲自培训年轻车手、在比赛中尽可能派出有条件、能成长的新人,黄世钊的世钊车队这些年在落寞的中国摩托车运动幕后默默的耕耘。但是,残酷的现状没有那么容易改变:毫无技术含量的中国量产摩托车“论斤卖”,实在没有余力支援中国摩托运动;各地政策对摩托车的围追堵截,也让中国摩托车在逐渐失去群众基础。

      勋章

      都说刀疤是男人的勋章,但摩托车手的勋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。以黄世钊为例,锁骨断过两次、膝盖伤过无数、脊椎也有压缩性骨折……一样一样数下来,你会发现黄世钊身上就没有不曾伤过的地方。练车受了伤,伤好了再练,然后伤上加伤……黄世钊用常人望尘莫及的毅力,以一道道看不见的伤痕磨练出了旁人难以企及的车感和技术。这是20年来最无悔的付出。

      “我最开始玩车,是在16岁吧。那个时候也没牌,就偷着玩。”黄世钊说,“我是真的去玩车,而不是去飞车。那个时候也没有技术可言,就瞎玩。很多受伤也是在那个阶段。”“没有叛逆的思想,没有电影中那种地下飞车的挑战。”“警察不管?”“也不是不管吧,很少遇到,而且即使遇到了,他们也不追——知道追不上的。”回答这句话的时候,黄世钊的表情有点小别扭。

      在街头油门声音的号召下,黄世钊最终融入到了这个团体,并最终和黄俊然、何子贤组队参赛进军职业,这一进就是20年。“在玩过一次赛道之后,我们很快收手了。因为只有进军赛道之后,你才知道什么事真正的快、什么才是真正的赛车技术。这一切在街头是完全无法实现的。”简单来说,玩过赛道之后,街头飙车就不过瘾、没有挑战性了。“上赛道之后,东濠涌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的要求了。专业车手从来不会在街头找感觉,就是这个原因。”上了赛道,经过系统的学习和磨练,黄世钊深刻的认识到了街头飞车的危险。

      “危险,但是怀念。那个时候,我们真的很疯狂,很刺激。没有出事是幸运。”黄世钊说,“有时候,我还会回去走走,看看,但是飞?不会了。东濠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是一个自由的空间,去那里,很放松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itecar.com/articles/24454.html

发表评论

展开评论(已有10个评论)
  • Danil 2014/08/2915:22

    透明胶粘的背景板,可见这赛事的落魄

    (1) 回复

  • 归海尘 2014/08/3013:09

    车感和技术。。。。。

    (7) 回复

  • 道德 2014/08/3022:48

    穿丝袜作汗衣?恐怖

    (4) 回复

  • 仲孙志强 2014/08/3108:53

    无牌驾驶没被捉,厉害!!!!

    (6) 回复

  • weei 2014/08/3110:34

    玩车不要命的人

    (8) 回复

  • ppwl 2014/08/3116:08

    那个地方飞车没飞出去算幸运!!!

    (4) 回复

  • okoko 2014/08/3116:52

    还成职业车手了?

    (3) 回复

  • 楚获 2014/08/3122:23

    20年的职业赛摩托车?

    (9) 回复

  • 精工配匙 2014/09/0212:57

    住东濠涌附近的人想想都觉是噪音

    (5) 回复

  • 布赖斯恩 2014/09/0313:17

    断骨,受不了

    (7) 回复

视频

图库

专题

入门即豪华?月销1.5万台?这台B级运动家轿有点东西

无需注册,直接登录

微博 QQ

打开微信"扫一扫",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

css.php